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前方高能 莞爾wr-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強搶(未修改)讀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太康武轻松惬意的外表下,掩饰着他此时神情的紧绷。
他虽说心境已破,算是准入圣阶,但并没有真正入圣,也没有经历雷劫的淬炼,与善因大师、妙笔先生这样已经入圣多年的强者还不能相提并论的。
哪怕剑修力量强横,但以一敌二的情况下,太康武并没有必胜把握。
只是他想起了苏五,那目光便格外坚决,顶着两大入圣境的威胁,站在了宋青小的身侧。
此时的宋青小面对两大强者的逼问,心中却格外平静。
她的心境已破,对于力量的渴求幻化为一颗坚硬无匹的强者之心,令她在面对妙笔、善因的时候,却并不畏避。
巨大的银狼王站在她的身侧,任她半靠着,如同并肩的同伴,忠诚无比。
世族的人沉默不语,东秦氏因为死伤惨重,对她格外的怨恨。
她的目光转过,这些人的神态在她视线之下闪躲。
天一道门的人露出善意,太康氏则是强忍内心的焦急,对她释出善意。
妙笔先生面色温和,善因大师慈眉善目,坐在莲台之中飘浮在半空,好似一尊活佛在世。
只是二人的气机已经若隐似无的锁定了她,看来今日不达目的是绝不罢休的。
她突然觉得有些有趣,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知梵音世家、东秦世家的子弟,在神狱的试炼中,有没有抢夺过他人的宝物?”
她说这话时,目光落到了银狼身上,手指穿透银狼厚实的皮毛,神态漫不经心,好似并没有将自己被两大入圣境强者逼迫的危机放在心上似的。
众人面色古怪,就连玄妙也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转向了自己的弟弟。
太康武扯了扯嘴角,露出讥讽的神色:
“无主的宝物,自然有能者得之。至于有主嘛,也不是什么难事,一剑将人砍死,那宝物不就无主了?”
他说到这里,转头看向玄妙先生,令得玄妙如芒刺背,十分难忍。
“个中手段,东秦世族可是格外拿手的,是不是,玄妙先生?”
太康武的话含讽带刺,使玄妙先生大怒,却又不愿上他的当,只得将这一笔债记在心中,嘴上却冷哼了一声:
“哼!”
宋青小听了这话,笑了一笑:
“也就是说,神狱试炼之中,有不成文规定,宝物有实力者得之。”她望着妙笔,问道:
“对吗?”
“对的。”
妙笔在她注视之下,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所以东秦无我技不如人,又太过无能,太昊天书由我所得,又有什么不对?”
宋青小摸了摸银狼,偏头望着妙笔,问了他一句。
她将这话说得理直气壮,半点儿都没有强夺人家宝物之后的心虚不安之色,反倒当着妙笔先生的面坦然承认,这令得时秋吾不由觉得有些窒息,不免佩服起她胆色。
妙笔先生恐怕也没有想过她会这样说,也是怔了半晌,竟然偏头思索了一会儿,才面色严肃的道:
“确实有理。”
“小弟……”
一旁听到这话的玄妙先生不由气结,急得大喊了一声。
妙笔也不理他,只是又道:
“不过此物乃是东秦至宝,绝对不能落于外人之手。又依姑娘所言,宝物有能者得之,那我如今要回此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
“……”众人听了这对话,不由都是无语。
尤其是帝国之中许多随同时秋吾而来的世族晚辈们,第一次见到这位名闻星域的入圣境强者,见他与宋青小侃侃而谈,都觉得既是有些紧张,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说的也是。”
宋青小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便都强抢便是,又何必假惺惺的呢?”
妙笔好脾气的应了一声:
“受教了,姑娘说得是。”
与他的兄长相比,他倒是坦荡荡的,并没有因为被揭露了目的而感到羞耻。
他说完这话,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挺直了背脊:
“请姑娘交出太昊天书!”
这话音一落,眼前的儒者气息顿时变了。
他仿佛变得如同十万重大山,高不可攀,令人望而生畏。
那入圣境的威压直盖而下,似大厦将倾,阴影笼罩过来,已经感到那股逼人的寒气。
“若我不交呢?”
宋青小只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仿佛渺小而脆弱,如蝼蚁、如尘粒。
随着她这话音一落,妙笔的气势凌于绝顶之上,整个人的气息已经变得深不可测。
“执迷不悟,何不回头是岸呢?”
妙笔的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儒家之力。
那股浩瀚气息迎面袭来,仿佛要将她淹没进去。
‘锵锵锵——’
太康武半挡在宋青小的面前,首当其冲感应到了这股入圣境强者的压力。
与他心意相通的长剑受到入圣境气息的威压,撞击之下发出鸣响之声。
长剑响了两声,太康武便以手握住剑柄,将其抽出半鞘。
‘嗡——’
剑气感应到战机,发出欢快无比的清鸣。
银白的剑光逸出,杀机还未冲天而起——
一只细白的手掌便按到了太康武的手腕之上,将他的动作压止。
“青小!”
太康武有些不敢置信,转头往宋青小看去。
却见这个先前还灵力耗尽的少女,此时已经站直了身。
她的眉眼冷冽,按着他的手腕,一股柔和却又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从她掌心之中传来,推挤着太康武的手,缓缓将他已经半出鞘的剑又推了回去。
“这是我的事,与太康氏无关。”
她撩了一下飞扬的碎发,这话虽说是对太康武说的,但目光却已经望向了妙笔。
“自然。”
妙笔先生明白她的意图,愣了一愣之后,第一次露出赞许的笑意:
“世族交好多年,若是太康氏愿意袖手旁观,自然不伤彼此和气。”
“那怎么行!”
太康武大喝了一声,“阿幼将你托付给了我们,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弃你于不顾?”
他用力一抖手,好像试图将宋青小阻止的手掌甩开去:
“”
太康武轻松惬意的外表下,掩饰着他此时神情的紧绷。
他虽说心境已破,算是准入圣阶,但并没有真正入圣,也没有经历雷劫的淬炼,与善因大师、妙笔先生这样已经入圣多年的强者还不能相提并论的。
哪怕剑修力量强横,但以一敌二的情况下,太康武并没有必胜把握。
只是他想起了苏五,那目光便格外坚决,顶着两大入圣境的威胁,站在了宋青小的身侧。
此时的宋青小面对两大强者的逼问,心中却格外平静。
她的心境已破,对于力量的渴求幻化为一颗坚硬无匹的强者之心,令她在面对妙笔、善因的时候,却并不畏避。
巨大的银狼王站在她的身侧,任她半靠着,如同并肩的同伴,忠诚无比。
世族的人沉默不语,东秦氏因为死伤惨重,对她格外的怨恨。
她的目光转过,这些人的神态在她视线之下闪躲。
天一道门的人露出善意,太康氏则是强忍内心的焦急,对她释出善意。
妙笔先生面色温和,善因大师慈眉善目,坐在莲台之中飘浮在半空,好似一尊活佛在世。
只是二人的气机已经若隐似无的锁定了她,看来今日不达目的是绝不罢休的。
她突然觉得有些有趣,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知梵音世家、东秦世家的子弟,在神狱的试炼中,有没有抢夺过他人的宝物?”
她说这话时,目光落到了银狼身上,手指穿透银狼厚实的皮毛,神态漫不经心,好似并没有将自己被两大入圣境强者逼迫的危机放在心上似的。
众人面色古怪,就连玄妙也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转向了自己的弟弟。
太康武扯了扯嘴角,露出讥讽的神色:
“无主的宝物,自然有能者得之。至于有主嘛,也不是什么难事,一剑将人砍死,那宝物不就无主了?”
他说到这里,转头看向玄妙先生,令得玄妙如芒刺背,十分难忍。
“个中手段,东秦世族可是格外拿手的,是不是,玄妙先生?”
太康武的话含讽带刺,使玄妙先生大怒,却又不愿上他的当,只得将这一笔债记在心中,嘴上却冷哼了一声:
“哼!”
宋青小听了这话,笑了一笑:
“也就是说,神狱试炼之中,有不成文规定,宝物有实力者得之。”她望着妙笔,问道:
“对吗?”
“对的。”
妙笔在她注视之下,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所以东秦无我技不如人,又太过无能,太昊天书由我所得,又有什么不对?”
宋青小摸了摸银狼,偏头望着妙笔,问了他一句。
她将这话说得理直气壮,半点儿都没有强夺人家宝物之后的心虚不安之色,反倒当着妙笔先生的面坦然承认,这令得时秋吾不由觉得有些窒息,不免佩服起她胆色。
妙笔先生恐怕也没有想过她会这样说,也是怔了半晌,竟然偏头思索了一会儿,才面色严肃的道:
“确实有理。”
“小弟……”
一旁听到这话的玄妙先生不由气结,急得大喊了一声。
妙笔也不理他,只是又道:
“不过此物乃是东秦至宝,绝对不能落于外人之手。又依姑娘所言,宝物有能者得之,那我如今要回此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
“……”众人听了这对话,不由都是无语。
尤其是帝国之中许多随同时秋吾而来的世族晚辈们,第一次见到这位名闻星域的入圣境强者,见他与宋青小侃侃而谈,都觉得既是有些紧张,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说的也是。”
宋青小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便都强抢便是,又何必假惺惺的呢?”
妙笔好脾气的应了一声:
“受教了,姑娘说得是。”
与他的兄长相比,他倒是坦荡荡的,并没有因为被揭露了目的而感到羞耻。
他说完这话,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挺直了背脊:
“请姑娘交出太昊天书!”
这话音一落,眼前的儒者气息顿时变了。
他仿佛变得如同十万重大山,高不可攀,令人望而生畏。
那入圣境的威压直盖而下,似大厦将倾,阴影笼罩过来,已经感到那股逼人的寒气。
“若我不交呢?”
宋青小只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仿佛渺小而脆弱,如蝼蚁、如尘粒。
随着她这话音一落,妙笔的气势凌于绝顶之上,整个人的气息已经变得深不可测。
“执迷不悟,何不回头是岸呢?”
妙笔的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儒家之力。
那股浩瀚气息迎面袭来,仿佛要将她淹没进去。
‘锵锵锵–’
太康武半挡在宋青小的面前,首当其冲感应到了这股入圣境强者的压力。
与他心意相通的长剑受到入圣境气息的威压,撞击之下发出鸣响之声。
长剑响了两声,太康武便以手握住剑柄,将其抽出半鞘。
‘嗡–’
剑气感应到战机,发出欢快无比的清鸣。
银白的剑光逸出,杀机还未冲天而起–
一只细白的手掌便按到了太康武的手腕之上,将他的动作压止。
“青小!”
太康武有些不敢置信,转头往宋青小看去。
却见这个先前还灵力耗尽的少女,此时已经站直了身。
她的眉眼冷冽,按着他的手腕,一股柔和却又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从她掌心之中传来,推挤着太康武的手,缓缓将他已经半出鞘的剑又推了回去。
“这是我的事,与太康氏无关。”
她撩了一下飞扬的碎发,这话虽说是对太康武说的,但目光却已经望向了妙笔。
“自然。”
妙笔先生明白她的意图,愣了一愣之后,第一次露出赞许的笑意:
“世族交好多年,若是太康氏愿意袖手旁观,自然不伤彼此和气。”
“那怎么行!”
太康武大喝了一声,“阿幼将你托付给了我们,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弃你于不顾?”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用力一抖手,好像试图将宋青小阻止的手掌甩开去:
“”
太康武轻松惬意的外表下,掩饰着他此时神情的紧绷。
他虽说心境已破,算是准入圣阶,但并没有真正入圣,也没有经历雷劫的淬炼,与善因大师、妙笔先生这样已经入圣多年的强者还不能相提并论的。
哪怕剑修力量强横,但以一敌二的情况下,太康武并没有必胜把握。
只是他想起了苏五,那目光便格外坚决,顶着两大入圣境的威胁,站在了宋青小的身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