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89、當代詩仙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下午5点。
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办公室。
吉喆将整理好的卷宗,放在桌上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杵了杵面前的袁莎莎。
袁莎莎扭头一瞧,吉喆已经将卷宗送上:“袁师姐,这份卷宗,我已经按照要求整理完毕,你帮我看看。”
“嗯。”袁莎莎接过卷宗,随意翻看了几下,默默点头:“作为新人来说,还算可以吧,但问题也挺多的。”
“那……那我交给顾师兄,他会不会让我重做?这毕竟是外卖小哥中毒案件的卷宗啊。”
吉喆拿不定主意,再次向袁莎莎请教。
主要是顾晨交代下来的任务,自己又没这方面经验,全靠之前袁莎莎提供的卷宗参考,吉喆才七拼八凑出这份卷宗。
可考虑到,这是昨天关于外卖小哥中毒导致的车祸案件,事关人命,自己又怕做不好。
因此才想着拿给顾晨之前,先让袁莎莎给自己把把关。
袁莎莎淡笑着说道:“这你让我评价,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我看顾师兄整理的卷宗习惯了,所以看你这份卷宗,就感觉挺奇怪的。”
“你是指?”吉喆恳求的问。
袁莎莎摇摇脑袋:“这还真说不上来,可能是显得有些稚嫩吧,许多细节没注意,仔细一看,有点像流水账,不想是卷宗,就感觉怪怪的。”
“那……那我该怎么改?毕竟这份报告,关系重大,我可不能出错啊!”
一听袁莎莎点评,吉喆顿时有些急了。
毕竟作为一个新人见习警,尤其是部门老末。
吉喆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地位。
那就是少说多做,这点是他从大家对吴小峰的谈论中得到的。
吴小峰就是因为在之前获得过一些成就,因此有些膨胀,后来也闹出过不少笑话。
所以自此之后,吴小峰也开始专注工作,也不再膨胀了。
吴小峰座位转正警员,这就是前车之鉴。
吉喆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不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因此想做出些成就。
但顾晨突然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吉喆怕做不好,所以有些后怕。
但被袁莎莎指出之后,吉喆却又感觉心情舒畅,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改正。
见吉喆胆小如鼠,袁莎莎捂嘴偷笑:“我说吉喆,你该不会以为,顾师兄真把这个案件的卷宗交给你来做吧?”
“难道不是吗?顾师兄中午在审讯完之后,就是这么说的呀。”吉喆依旧坚持。
袁莎莎则是摇头笑笑:“你想多了,这种重要的案件整理工作,一向都是顾师兄独立完成的。”
“让你做一份卷宗整理,只是想看看你的工作水平,看看你有哪些不足之处。”
“所以呢,我建议你还是把这份自己整理好的卷宗,自己拿给顾师兄看看,让他指出你的不足之处。”
“这样啊?”闻言袁莎莎说辞,吉喆顿时也减少了不少负担。
之前以为顾晨将如此重要的工作交给自己,那是对自己的看重。
如果自己做不好,岂不是辜负他对自己的期望?
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顾晨只是让自己做份卷宗整理出来,看看自己的水平如何。
这样一来,吉喆反而觉得没什么负担。
于是瞥了瞥面前正在工作的顾晨,赶紧拿着卷宗走到他身边:“顾队。”
“嗯?有事?”顾晨整理着自己手里的文稿,扭头瞥了吉喆一眼。
“你让我做的卷宗整理,我已经做好了,你要不看看?”吉喆小声的问。
“哦。”顾晨应了一声,直接伸出右手道:“那你拿过来吧。”
“好嘞。”见顾晨索要,吉喆赶紧将自己整理好的卷宗,双手递到顾晨手里。
顾晨利用大师级观察力和大师级记忆力,只是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立马拿出书写笔,将其中许多部分,直接用笔圈了出来,随后交给吉喆道:
“这些地方,你再重新整理一下,整理好了交给我。”顾晨说。
“啊?”吉喆呆滞了一下,心说我整理一下午,你几秒钟就能看出问题?
见吉喆呆滞在原地,顾晨又问:“怎么了?还有问题吗?”
“没……没有,我这就去整理。”闻言顾晨说辞,吉喆赶紧拿着顾晨批改过的卷宗,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袁莎莎见顾晨继续埋头工作,悄悄扭过身道:“就按顾师兄帮你指出的地方,重新再整理一遍。”
“整理完成后,再问顾师兄要他整理的卷宗对比一下,你就知道问题出在哪。”
“嗯,知道了袁师姐。”吉喆摊开卷宗,开始重新按照顾晨的意思更改起来。
转眼已经到了吃饭时间。
顾晨看了看表,将文件放在一边,和大家一起前往芙蓉分局食堂。
晚上是顾晨值班,因此顾晨吃完晚饭之后,早早回到办公室。
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89、當代詩仙展示
完成晚上的值班工作后,顾晨将有一天假期,准备回家看看爸妈。
晚上7点,卢薇薇跟何俊超也来到办公室。
顾晨咦道:“卢师姐今天不是没有夜班吗?
“跟小吴换了一下,小吴临时有事,所以我顶替他。”卢薇薇笑笑说道。
一旁的何俊超见状,嘴里不由发出“鹅鹅”的笑声。
卢薇薇猛锤何俊超一下,问他:“你傻笑什么?”
“我笑小吴,每到顾晨值夜班就临时有事,这跟体育课突然被取消有啥区别吗?”
“我看是你卢薇薇……唔!”
何俊超还想再说下去,瞬间被卢薇薇用手捂住嘴:“闭嘴,就你何俊超话多,帮助临时有事的同事顶班,那是我们刑侦队的优良传统好吗?”
“好吧,那你先把手放开。”被捂住嘴的何俊超,含糊其辞的说。
卢薇薇用眼神警告何俊超之后,这才松开手,走到顾晨身边道:“顾师弟,待会夜宵吃什么?”
“吃面吧,你觉得呢?”顾晨问。
卢薇薇狠狠点头:“那好啊,就吃面。”
何俊超闻言,一脸不屑道:“这才刚吃完晚餐,你就想着吃夜宵,啧啧,你卢薇薇一天到晚除了吃,还能不能找点其他话题?”
也就在卢薇薇准备反怼回去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动静。
丁亮和黄尊龙,正押着一名中年男子路过三组办公室。
见顾晨和卢薇薇都在,丁亮直接将中年男子往办公室一推。
“老实点。”
“怎么了这是?”卢薇薇见状,赶忙问丁亮。
丁亮将自己的手背亮出:“这家伙喝醉酒打人,还特么要我,先把他带到你们办公室醒醒酒。”
“又被咬了?你丁亮是吕洞宾体质吧?为什么醉酒的家伙每次都咬你?”何俊超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关联。
丁亮苦笑不已道:“你以为我想啊?可偏偏处理的很多醉汉,都特么喜欢咬人,老子的手都被咬过多少次了。”
“那为什么黄尊龙好好的?”顾晨瞥了眼丁亮问。
黄尊龙则是笑笑解释:“因为每次给醉汉戴上手铐的人是他,那些醉汉哪管这些,你要拷他,他就咬你。”
“一喝酒,感觉老子天下第一,哪还管什么警察不警察的。”
“也是哦。”何俊超默默点头,忽然诶道:“可是,你为什么要把他带到我们办公室?”
“就近原则嘛,我也懒得上楼。”见顾晨在值班,作为室友的丁亮,直接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将醉汉的右手拷在窗边铁栏上,这才走到饮水机旁,给自己倒上一杯水。
何俊超瞥瞥醉汉,见此人文质彬彬,也不像是个斗狠的主,于是问他:“唉,那谁?你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因为……因为酒是好东西。”醉汉打上一记哈欠,也是不由分说道。
“呵呵,这什么鬼歪理?谁不知道酒是好东西?可也得适可而止吧?像你这种一喝酒就闹事的主,我也见过不少,看你样子文质彬彬的样子,怎么就想着打人呢?”
见醉汉似乎不爱搭理自己,何俊超顿时感觉自己是自找没趣。
倒是一旁的黄尊龙接话,顿时打破了尴尬:“他呀,跟人讨论诗词对错,愣说人家说的不对,笑话人家没文化。”
“你们说说看,同样都是喝酒的,凭啥人家得让着他呀?就说了他几句,这家伙倒好,抡起酒瓶就往人家脑袋上招呼。”
“嚯!这么厉害?看不出来啊?”感觉这文质彬彬的中年大叔,还是个狠角色,何俊超顿时对中年男子的职业感兴趣,于是赶紧又问:
“我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呀?”
“我干什么?与你何干?”见何俊超对自己反问,中年男子直接反怼了回去。
何俊超一听,顿时也怒了:“我说你个死酒鬼,这么说话容易挨打知道不?”
“知道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在这里?”中年男子似乎见怪不怪。
来到警局,直接将二郎腿一翘,似乎进局子早已是家常便饭。
“哟呵?”感觉这中年男子有点脾气,何俊超对其冷哼道:“我说酒鬼,你家人联系方式呢?让你家人过来接你?”
“他说他没有家人。”闻言何俊超说辞,一旁的丁亮提醒着说:“刚才我们在饭店,问他老半天,就是不说,所以只能先把他带过来,让他醒醒酒。”
“那估计你今晚得在警局过夜了。”卢薇薇看着一脸不屑的中年男子也是不由吐槽着说。
然而此时,男子似乎兴致不错,直接开始哼哼唧唧,像在唱歌,又像在吟诗。
这番操作,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何俊超笑孜孜道:“卧槽,看不出来,你还会吟诗啊?应该是个语文老师吧?”
“呵呵。”瞥了何俊超一眼,中年男子淡笑着说道:“这就是读诗与不读诗的区别。”
“像你这种只会说卧槽的人,估计跟我也没啥话题。”
摆了摆手,中年男子一脸清高的看向窗外。
“哟呵?”听中年男子如此一说,何俊超顿时有些不服道:“我说你个酒鬼,口气还不小,吟诗作对谁不会?”
“你?”中年男子扭过头,轻蔑的瞥了何俊超一眼,笑着摇了摇头,道:“估计你你看到荷花,也只会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吧?”
“在我看来,平时不看书的,唉,这个基本就是你的上限了,青铜水平。”
说道这里,中年男子顿时伸出大拇指,随后直接在何俊超面前,将拇指朝下。
“嘿!”感觉受到一万点暴击,何俊超顿时急了,直接反怼道:“这句也算是名句吧?”
“看到荷花,联想到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这也算青铜水平?那你倒是说一句看看。”
“你应该说: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瞥了眼何俊超,中年男子撇嘴一笑:“唉,这么一说,就很奈斯,起码是钻石起步对不对?”
“看把你臭美成啥样了?”见中年男子如此吐槽,一旁被他咬伤的丁亮也坐不住了,直接反怼道:
“你不就会吟诗几首吗?你有什么可豪横的?”
“哈哈哈。”闻言丁亮说辞,中年男子顿时优越感爆棚,直接吐槽着说道:“年轻人,说话是讲究艺术的。”
“当你看到彩霞和夕阳,你应该来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而不要只会说卧槽,太漂亮了之类的话。”
“当雨过天晴,你应该说: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而不要只会说,啊,好清新的空气啊。”
“嘚瑟。”闻言中年男子说辞,何俊超顿时也看出来了,这家伙是有两把刷子的,于是吐槽着说道:
“不就会两句诗词吗?有什么可豪横的?现在又不是古代,吟诗作对能有妹子吗?跟妹子表白有用吗?”
“呵呵,一看你这家伙就是个单身狗,我说的没错吧?”中年男子盯住何俊超,似乎早已看穿一切。
何俊超顿时有些急躁,忙到:“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单身狗不单身狗的?叫孤狼不好听吗?一听就是那种可以咬死那些成天秀恩爱的。”
“呵呵。”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所以说你找不到妹子,那是有原因的。”
“我告诉你,你要多读点诗词,还真能提升你自己的个人魅力。”
上下打量着何俊超,中年男子又道:“看你这朽木还有点用处,我就破例教你几句吧。”
见这中年男子醉酒过多,又在这里胡说八道。
何俊超也是嗤笑一声,不由吐槽着说:“就你这醉醺醺的样子,还教我?”
“怎么就不能教你了?”中年男子瞥他一眼,也是一脸不屑道:“我告诉你,你如果遇到喜欢的妹子,跟她表白,那就应该说: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而不要动不动就说我爱你之类的,俗不俗啊?”
“哟呵!”闻言中年男子说辞,何俊超顿时感觉,这家伙似乎还有些水平,顿时也来了兴趣。
“我说酒鬼,还真看不出来,你这家伙还真有点本事。”
“你以为都想你们?”中年男子指了指办公室众人,也是一脸不屑道:“我都看不上你们,尤其是你。”
“我?”何俊超指了指自己,一脸懵圈道:“我怎么了?”
“单身狗,刚才这三个字说多了就没感觉了,你听懂没有?”
何俊超:“……”
见何俊超一脸尴尬,中年男子顿时又道:“想女朋友了,也可以来一句:‘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兴思知不知’这样是不是很有档次?是不是能提升你个人气质?”
“呵呵。”感觉这家伙还上头了,何俊超顿时反驳道:“那要是没有女朋友呢?”
“什么?你没有女朋友?”中年男子突然提高语调,将这句话说得格外大声。
此刻的办公室里,充满着各种尴尬。
“咳咳。”何俊超干咳两声,也是不由分说道:“这……这不是重点啊,我是打个比方,比方我没有女朋友。”
“看你还装得挺像的。”挑了挑眉,中年男子一脸不屑道:“没有女朋友,我也可以教你一句,挺好咯: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啥意思?”何俊超懵了,一脸呆滞的看向中年男子。
“就是我爱你,跟你没有关系。”一旁看资料的顾晨,顿时随口一说。
这一说,倒是引起了中年男子的注意。
看着顾晨,中年男子也是有些惊讶的笑笑:“看不出来啊,这里还有个稍微懂点诗词的家伙,小伙子,你说的没错,就是这意思。”
瞥了眼继续懵逼的何俊超,中年男子又道:“所以你听懂没有?讲完女朋友不就来了吗?”
“所以我跟你说,诗读多了,往远的讲,是可以提升你的气质,提高你的审美,丰富你的想象。”
扯了扯自己的衣领,中年男子也是一脸自信的道:“胸怀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往近了说,现实一点,作文多得几分,提高语文成绩,那不是信手捏来的事吗?”
瞥了眼顾晨桌上的卷宗,中年男子伸手又道:“不说作文,提升你卷宗整理能力总行吧?”
“所以唐诗如山,说不完的月明酒烈,宋词如酒,道不尽的相思离愁……”
被中年男子说的一愣一愣,何俊超再也坐不住了,忙问他道:“所以,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你别跟我说你是当代诗仙?”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